免费咨询热线:400-057-1108

职业道德沦丧:腐败从众的利益心理

时间:2006-05-26 09:42:17来源:向阳生涯作者:点击:

导读:

  大众对一个行业的信任几近崩溃边缘,必是这个行业内利益分配的全面失控,必是这个行业内获得利益的方式普遍失范。将这种失控与失范归咎于道德与个人,无疑是在理想国中对乌托邦的求索。

  南县人民医院大面积的医疗贿赂案,给了我们一种现实,也给了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医疗腐败的机会。那就是不从个人的角度,而从群体的角度;不从道德的角度,而从利益的角度。

  一家有处方权的医生不超过80名的二级甲等医院,竟有80余名医生、医务人员卷入医疗贿赂案。药品经销商在这家医院的年销售额超过200万,在2003年到2005年间,提供给该医院涉案人员的回扣金额达130余万元。

  腐败成本所占药品价格的比例,在此案中可见一斑;贿赂行为之为药品竞争方式的普遍,在此案中可窥奥妙;医疗行业接受贿赂为生存常态,在此案涉案人员的心理上习以为常。

  腐败的从众已演变成利益均沾式的分赃,而利益均沾又促成行业向腐败的门户开放,由此,在现行医疗体制下,出现了医院对职业道德的行业性背叛,出现医院对患者健康的行业性拍卖——将患者健康的代价拍给从生产到流通到使用的医疗行业链条,越高越好。

  医疗腐败成为流水线式的工业生产程序,极易在环节内部蔓延,也极易被复制。这才出现了在医院结算的日子,药品经销商从银行提取现金分发给有“业务往来”的医务人员的场景。

  此时,单纯地指责受贿并没有多大的意思,因为在利益链条已经打通的环境里,要求利益的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出淤泥而不染”,要求在利益的链条中不进行分配,无异于痴人说梦,缘木求鱼。

  那么,作为利益链条中前端的药品生产者与药品流通者,为什么都将利益的落脚点瞄准了医院呢?因为医院对药品的终端消费具有决定权:现行的医疗体制中,公立医院依然占市场的垄断地位,公立医院依然主导医疗服务价格。并且,在专业知识方面,医生对患者的健康具有天然的权威,处方权也就决定了消费权。因此,医院是药品利益链条中最终的获取者与最重要的环节。医院与医生在这一链条中所做的不过是欲说还休、半推半就。

  这一体系中其它不当成本与不当利益也必然要靠医院来实现——大型药厂重复建设的不当资源配置,无穷无尽的泡沫新药开发,不正当竞争的成本,少数人暴富的欲望,都以健康的名义,转嫁到患者的头上。不当的成本天然要以不当的方式来实现,这就是医疗贿赂大量、普遍存在的合理性,也正是我们现在的医疗体制给它的存在提供了合理性。

  在这样的链条中,医疗腐败成了从众性的腐败,医务人员收受药品经销商的贿赂实质上成了在一个利益制度里,上游利益获得者对其进行的利益补偿。这个制度一日不改变,所有的受贿者都会认为“不拿白不拿”,都会认为他们的利益来源是上游的利益获得者,他们是在这一链条中获得制度性的补贴,而不认为他们出卖了患者的利益,出卖了患者的健康。

  如果说“神话就是与某种仪式联系在一起的叙事故事”,那么医疗腐败就是一个利益正当的神话,这个神话的仪式是药品利益的链条。

  打破这个神话,就在于打破这个利益的链条,就在于打破现行药品生产流通体制以及医疗体制中对于患者的“健康要挟”。医院何时能脱离药品利益参与者这一身份,医院利益何时不用患者的健康进行补贴,就是医院清明、医德彰显之时。

  以健康的名义,我们拒绝出卖和背叛,我们尤其拒绝普遍的出卖和背叛。

推荐文章

职业规划_职业生涯规划_生涯规划_生涯教育-向阳生涯18年资深品牌

Copyright © 2002-2019 向阳生涯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100189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