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职首页 咨询服务职场赢家新闻资讯职业测评关注向阳会员中心乐职论坛
向阳视点生涯管理求职宝典职业百科人力资本劳资关系职场攻略求职路上
职场八卦职场丽人政策法规职涯减压站 热点 ┊ 专题
本网首页 >> 正文
京城护工:挣扎在医疗生态最底层
2007年11月01日              来源:向阳生涯

【字体:

    医院护工蔡之强要跳槽了。他所在的利尔公司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护工竞标中失利,正在撤出。他将成为向该医院提供护工的新公司的员工。之前,利尔公司已经为上述医院派遣护工近一年。
  两个月前,北京市卫生局长金大鹏称,北京将扩充护士队伍,在不久的时间内逐步取消护工。此后,北京许多医院开始裁撤护工编制。
  “擦屁股”的工作
  猛然之间,他抡起手臂,甩了蔡之强一耳光。满脸微笑瞬间被打飞,蔡之强懵了。蔡之强来自江苏北部农村,从小到大从没被打过脸。“对精神病人我都是有防备的,但第一次见面,家属隐瞒了病情。”蔡事后说。
  事情发生在8月下旬的一个晚上,他刚刚认识那位老人。床边是家属,老人躺在病床上。蔡之强凑近了点,俯下身去,笑眯眯的:“老爷爷,您好。我叫蔡之强,是来……”话音被这记耳光打断。
  好一会儿,老人的闺女看蔡之强没有动怒的意思,说了句“我爸脑子有点糊涂,他连我们都打。”
  蔡之强满脸的尴尬。他安慰自己,给了那份钱,就得受这份罪,这一切都是自己选的。
  北京市卫生局统计,长期以来,北京护理人员紧缺,初步估计护士缺口在1万人左右,一些基础护理只能由护工完成。目前北京护工大约有3万人。
  护工最早何时出现,早已很难考证。据说最早曾出现在一些“特殊”家庭,如巴金的一个护工1992年起就跟着他。但那时,距蔡之强成为护工还有8年时间。
  2000年,蔡之强在北京郊区一家私营医院放射科,负责拍片子。有段时间,他总见到一对结伴来看病的女人。从年纪上看,好像是母女俩;从态度上看,却又有点不对劲。
  那个五六十岁的病人总在骂“女儿”:“神经病,脑子有毛病。”被骂的女人,三十多岁,无论“妈妈”怎么说,她都不吭声。
  终于有一天,蔡之强才知道这个被骂的“女儿”是护工,每月工资1000元左右。
  也就是那一年2月,国务院公布了数易其稿的《关于城镇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意见确定了“鼓励各类医疗机构合作、合并”,“共建医疗服务集团、营利性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放开,依法自主经营,照章纳税”等条目,许多民营营利性医院纷纷建立。
  当时的蔡,就在北京一家私营医院负责拍X光片。为节省开支,医院安排他同时烧锅炉、送暖气,还身兼保洁和除草等工作。头儿承诺每月给他500元,实际到手只有300元。
  当时的公立医院虽是公益型事业单位,但财政上是“差额补贴”,政府每年拨给医院的钱,都不够退休人员的工资,医院进人时,财政也不补贴工资。因此,各家医院为了追求经济效益,对进人卡得很紧。同样一个编制,进一个医生带来的收益远远大于护士,因此,医院将护理的人力成本一减再减。这也形成了中国医院护理人员的巨大缺口。
  以北京一家著名的专科医院为例,患者多为高位截瘫病人,在护理上有其特殊性,护理者必须学会“敲尿”。这是一种刺激导尿办法,每隔三四个小时弯曲手指、扣住膀胱处敲击,通过条件反射刺激病人排尿。然而,这种敲击在节奏、力度等手法上专业性极强,没经过培训,大多无从下手。况且,这类病人一旦不能自理,旷日持久,坚持数月甚至数年,需要护理人员陪在身边。
  护理的缺口被市场看中,大量的外地务工人员涌入医院,形成了有规模的护工职业。费用也随之转嫁到患者家庭。
  当年碰上的那位“女儿”护工每月上千元的工资彻底震撼了蔡之强。在他看来,人家只要陪别人看看病,一个月挣的钱就是他的3倍。26岁的他,决定从私营医院向公立医院的附属产业挺进。
  交中介费时,医院负责招护工的领导,把小伙子拉到旁边,用只能一个人听见的声音说:我们的确要人,但你要想清楚,我们就是找人来给病人擦屁股的,挺脏,挺累。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不能接受,听完这句话,蔡之强调头走了。
医院生态系统
  几天后,蔡之强回来了。这个做过木工、矿工、洗碗工的卫校医士专业毕业的中专生,最后还是将两三百元的介绍费交给了中介。
  他的第一个病人是个十几岁的小伙子,在工地摔伤,胸部以下完全失去了知觉。蔡之强必须帮他两小时翻一次身以防褥疮。因为护士一天只能过来查看几次,更不可能为患者翻身,这是护理员的职责。
  当天晚上,蔡之强按时给小伙子翻身,护士查看的时候,过来问一句:“翻了么?”“翻了。”
  护士来了三次,问了三次,第一夜过去了。
  “护士压根儿就不相信一个护工能准时给病人翻身。”
  当时的蔡之强很委屈。隔了几天,护士发现病人没长褥疮,才开始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蔡后来总结:“在医院,最主要的人是大夫、护士、病人、病人家属。几方都能说得上话,但护工永远放在最后,无论对与错。”
  要想保住这份工作,有眼力见儿是最重要的。尤其在北京的大医院,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每种都有不同的问题。
  有个40多岁的男病人,自称在大机关工作,他不怎么说话,家属却“挺会来事儿”。喝水总是嫌冷嫌热,靠枕总是嫌高嫌低,点滴中哪怕有一个微小的气泡,就忙不迭喊护工叫护士来处理。
  回龙观医院工作的另一位护工小张对此经验丰富。在这个专科医院就诊的患者大多神智不是很清醒,但家属宁可相信他们,也绝不相信护工。他们曾遇到一个老太太,每次家属来探望她都哭诉,说护工对她不好,虐待她。家属信以为真,非要换人,一个月换了8个护工。
  而有时候,是病人自身比较特殊。在回龙观医院,蔡之强护理过一个患了帕金森症的老人。由于神智不是很清醒,他总是怕人害自己,什么也不肯吃。
  家属对他的病情很清楚,走之前塞了50元钱在他手里,嘱咐一定要给老人吃饭。回龙观医院的护士用特制的约束带把病人绑好,要求护工一点一点的撬开他的牙。蔡撬了很长时间,才勉强张开嘴,就这么着喂了几个月,最后老人病情好转,才不那么辛苦。
  几年见闻,蔡之强最终明白,在医院里,护工是生态系统的最低端,一定要和护士搞好关系。
  一方面,会和护士、护士长搞关系的护工,工作上比较吃得开。另外,护工公司每年要和医院签合同,护工能把关系搞好,就意味着公司能在一个医院存活。
  比如说要嘴甜,会说话,要见人就称呼“老师”,抽空攀两句家长里短。男护工也要学会逗逗乐,说点小笑话。这一法则适用于全体护工。包括“白工”、“黑工”、学徒工。甚至在他们之间,还有另一套生存法则。
  护工如何赚钱
  按蔡之强的话来说,黑工,就是没有什么医学背景,老乡套老乡的来到大城市;而白工,指的是护工中介公司介绍的,有些甚至还经过培训。
  学徒工是另外一种,学校和护工公司签了合同,让在校生以实习的名义在医院工作,工资返还给学校。由于他们大部分比较年轻,而且赚的钱多数都给了学校,因此,他们从不在“白工”和“黑工”之间掺和。
  与此同时,白工和黑工在医院生态系统的最底端,仍然要争抢地盘。在一家医院的神经外科,“黑工”和护士长搞好了“关系”,完全占领了“地盘”。
  另一方面,神经外科的病人多半不好护理,打人骂人都是无意识的,白工有所选择,不愿接活。
  有的医院里,病人家属给护工公司每天60元,公司给护工40元。每签一家医院,公司再按一定比例给医院钱。这时,医院本该承担的护理成本,反而成为一笔进账。
  一般来说,北京现有的护工公司大都以物业公司的名号注册,和医院签约,专门为该医院提供护工服务。蔡之强进的第一家护工公司阜康诚,是北京市最早成立的公司之一。他也是最早的员工之一。  最初,家属给公司每天40元的护理费,护工拿22元。24小时工作,每个护工一个月大概能挣700多元。
  不过,公司和护工之间没有正式的合同,三险不包,连体检都是自费的。
  而护工24小时连轴转的工作,却是非常辛苦。有报道说,2004年3月8日,北京一家医院年仅30岁的护工李建虎,连续3个月24小时工作,在护理病人时突然四肢抽搐,瘫软在地,40分钟后死亡。经诊断,过劳猝死。
  事实上,在国外,护工的工作要求是很严格的。一位在加拿大做过护工的人描述道——我们是有一定的工作范围的。超过了我们工作范围的事,我们可以拒绝。比如,我们可以帮客人吸尘,但只是针对病人那个房间,整个房子叫我们吸尘,是不可以的,那是HOUSE KEEPING 的事。再比如洗衣服,我们不会用手帮他洗,如果他要你手洗,我们可以拒绝。我们只是负责把衣服丢进洗衣机。这也是对我们护理人员的一种保护。
  在中国,只要客户不责备,双方价钱满意,护工和家政人员一般分不清楚。
  一道特殊的门
  2003年的非典,曾给蔡之强打开过一道门。
  事实上,那时的北京市场已经在向外地护工开放了。一篇报道曾从侧面反映了这一点:“从来都不缺护工的医院现在青黄不接,每月4000元的高薪竟招不到一个护工?”
  和这些人不同,蔡之强对非典的心态很振奋:“可惜非典两个月就结束了,要是再长一点,就好了。”
  那一年,他和另外几个护工一起,被公司抽调到海军总医院,奔赴小汤山。誓师那一天,他和2000多名海军军医站在同一片草坪上,每个人都和领导握手。发了生活洗漱用品。
  “坐在车上,我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很激动。我终于和别人一样,被人当人看了。”
  他至今还记得海军总医院的自助餐,“自助餐,你知道什么吗?那就是端着盘子,想吃什么拿什么”蔡比划着,一脸的兴奋:“大家都是一样的伙食标准,第一次去吃饭我吃了八九个鸡腿。后来又看见那么大的虾仁,虾仁啊……”
  暂时的乱世,反而让蔡之强觉得舒服,惬意。他不愿离开,并萌发了留下的冲动。
  非典时,他的手被针扎到,极端的恐惧也没能让他向上级汇报。“要是汇报了,他们一定要把我隔离开去,那我就不能再留在那里了”。
  融入医疗系统的欲望支撑着他,一直撑到结束。但结果是,非典成为了他的光荣,成就了他的梦想,却没能给他带来实质性的“好处”。
  非典过后,参与那场战斗的海军军官工资上调两级,职称也上调,蔡之强只得到了两万元人民币。但一切到此戛然而止,蔡又回到了自己的公司。
  “非典要再持续几个月,也许我就是海军总医院的正式工了。”
  非典给蔡之强打开了一扇门,又无情地关上了。
  市场的最前沿
  被大潮推搡着,被命运紧逼着,被野心左右着,蔡之强开始了另一次努力,他带着一个新的视角,观察起目前的护工公司来。
  他所在的阜康诚公司在2004年发展到鼎盛时期。电力总医院、回龙观医院、护国寺中医院、丰台医院都是他们的人。加上其他几家医院,公司的护工遍布北京市场。
  随着公司的成长,蔡之强在这个领域也小有名气了。这时,另一家护理公司给了他很大的诱惑。  利尔公司陪护分成专业和普通两种。专业的12小时一个班,每12小时病人给公司54元,护工拿34.5元。这比原来工作24小时拿40元要多得多。
  蔡之强毫不犹豫的跳槽了。由普通陪护,发展到了专业陪护。从那时起,他穿上了利尔公司的专业陪护服装(白衣白裤镶蓝边),戴上了写有名字的胸牌(押金20元),工作时间由24小时变为12小时。
  与此同时,他不停地接活,在他们公司,他一个月能拿2000元左右。
  “这工资是算高了,但我还想进行原始积累,开自己的公司”他说。
  然而,随着护工公司市场的饱和,医院护理部对护工公司公开招标。
  从今年6月起,利尔公司和其他几家公司一起,展开了竞争激烈的招标活动。到8月,这次招标几乎进入白热化。
  利尔流标了。摆在面前的是另一个难题,公司现有的护工,何去何从?
  跳槽了,其他护工怎么办呢?
发表评论】【乐职论坛】 【关闭】【打印

(版权声明 :本网站内容除注明出处外,皆为原创。任何媒体转载本站内容,请注明来源:职业规划中国网,否则本站保留最终法律诉讼权。咨询请致电:021-58361097。职场问答:http://ask.xycareer.com职业规划:http://www.xycareer.com

 
 相关信息
·别抱怨工作不顺利了,最根本的问题是出自这里 (2018/11/12)
·奥运明星的职业规划启示录 (2012/12/5)
·最赚钱的女高管也需要做职业规划 (2012/2/14)
·2009年8月北京CCDM中国职业规划师实战特训班简介 (2009/3/17)
·谁拿走了高薪:国内四大城市薪酬大比拼 (2008/2/27)
·北京晚报:08中国十大职场女性热门职业出炉 (2008/2/21)
 
焦点资讯
·CCP生涯规划师培训
·帮助别人,成就自己,
·一群志同道合的同行者
·决策| 36氪创始人
·麦肯锡精英的6大核心
·教育部发文250个院
最新课程
·第十三期中国职业规划
·第三十五期中国职业规
·第十二期中国职业规划
·第三十四期中国职业规
·第十一期中国职业规划
·第三十三期中国职业规
资讯更新
·转行穷三年?因为你没
·漫威之父斯坦·李去世
·别抱怨工作不顺利了,
·高中生涯教育的意义?
·初中生涯教育现状 !
·什么是生涯教育?中学
资讯订阅
职场万象 职场功略
新人素变 时尚生活
生涯管理 求职之路
求职面试 心灵物语
 
 
编辑邮箱
marketing@ccdm.com.cn
关于乐职 | 版权声明 | 向阳动态 | 咨询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
Copyright © 2005-2018 向阳生涯 All Rights Reserved.
职业生涯规划职业规划咨询职业规划师_政府权威认证 中国职业规划师培训体系创立者

电话:400-608-7758
上海总部:上海 陆家嘴 世纪大道1500号东方大厦1601-1603室(200122)
咨询邮箱:mycareer@ccdm.com.cn    沪ICP备05041518号
向阳生涯网站群:职业规划中国网 职业规划师培训网 向阳生涯管理网

中文域名:职业生涯规划.中国 职业规划师.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