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热线:400-057-1108

大学生求职现状调查宁做都市新盲流也不去西部

时间:2006-04-07 13:13:00来源:向阳生涯作者:点击:

导读:

  近几年,中西部应届毕业生洪流,正在以越来越庞大的规模涌向北京和东南沿海大城市。许多大学生都抱着“宁做都市新盲流也不去西部”的想法。日前,记者对这种“大学生潮”现象进行了调查。

  “我们鞋厂数我学历最高。看仓库的本科大学生,不知道我算不算全国头一个?”站在广东佛山市南海区平洲精旺鞋业有限公司的仓库门口,胡良奎告诉记者,他是学广告专业的,当过安徽财经大学文学与艺术传媒学院学生会副会长。他找工作颇费周折,从合肥折腾到广州,又从广州、福州、深圳一路折腾到佛山。最后,他两手空空来到在佛山打工的父母身边,进了这家鞋厂。现在,他的工资是每月800元钱。

  近几年,中西部应届毕业生洪流,正在以越来越庞大的规模涌向北京和东南沿海大城市。这一涌流与大学扩招直接相关。200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只有114万,2003年,第一批扩招本科生进入就业市场后毕业生成倍增长,逾212万。2005年和2006年的高校毕业生各增长到330万与413万,分别是2001年的近3倍、近4倍。

  然而,中西部的经济社会条件显然无法吸纳成倍上涨的毕业生。于是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民工潮”之后,21世纪初,一股来自中西部的“大学生潮”开始形成,大规模地涌向吸纳能力相对较强的北京和东南沿海大城市。国家人事部最近公布的数据表明,2005年仅北京、广州、上海、深圳4城就接收了人事部抽查的15个省市10.9%的高校毕业生。更有论者指出,近年北京地区和东南沿海地区每年至少吸纳了全国高校一半的大学毕业生。

  随着毕业生数量的增长,这股就业洪流由此变得曲折起来,一些就业支流甚至正在演变成胡良奎式的大学生找工“新盲流”。

  上海浦东新区最繁华的陆家嘴地段,汇聚了百余名外地大学生。他们住在一幢破旧大楼第12层的简陋房间里,名称更时髦些,叫“求职村”。他们入住短则几天,长则一两年。吃3元一份的蛋炒饭,住15元一天的架子床,早出晚归,出门光鲜,归来垢面。几十人共用一台热水器,甚至栖身门板之上……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一项调查让很多人惊讶地认清了大学生和民工的“差距”。调查结果显示:2006年,进城务工农民的月薪平均预期是1100多元,而应届大学毕业生对月薪的平均预期仅为1000元。

  “2005年私营企业比前两年增加了450万个就业机会,而教育、科技、国家机关增加的岗位较少。”北京大学教育学者岳昌君说,“大学生喜欢去的地方恰恰吸纳能力小。”

  岳昌君将其称为“供求结构矛盾”。国家发改委则称之为“结构性就业难题”。实际上,这种“结构性就业难题”不仅体现在不同行业间,也体现在不同地域间。“宁要北京一张床,不要西部、基层一套房”就是这种地域差的表征。

  中央民族大学就业中心一位负责人介绍,去年73%的毕业生留在北京工作,“我们学校的学生要是到其他地方,即使是省会城市都很好找工作,但他们就是不愿意去。”

  北京林业大学招生就业处副处长王立平也介绍,80%的毕业生选择留在北京,“学校很多涉及林业技术的专业在基层林场用得上”,可去基层林场的毕业生几乎没有,“去了也养不住”。

  “目前高校的专业设置也有问题。劳动力市场需求的,高校培养不出来;高校培养出来的,市场又不需要。”岳昌君说。

  市场需要怎样的劳动力结构?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说,劳动力市场上大学生越来越多,而熟练技工却越来越供不应求。不同层次的大学定位一样,都在争夺同样的位置。他认为,一些高校必须转向培养技能型、生产型人才的领域,才会有竞争力。 

推荐文章

职业规划_职业生涯规划_生涯规划_生涯教育-向阳生涯18年资深品牌

Copyright © 2002-2019 向阳生涯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100189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