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职首页 咨询服务职场赢家新闻资讯职业测评关注向阳会员中心乐职论坛
向阳视点生涯管理求职宝典职业百科人力资本劳资关系职场攻略求职路上
职场八卦职场丽人政策法规职涯减压站 热点 ┊ 专题
本网首页 >> 正文
金融危机白领多打几份工 也不做啃老族
2008年12月25日              来源:QQ

【字体:

金融危机引发的裁员风潮使得人人自危。为避免“失业”的尴尬,不少年轻人开始尝试自由撰稿、网上开店、临时销售等种种“自救方式”——“隐性就业”悄然成风。他们连劳动合同也不签,靠接“活”或打多份散工维持生活。
■多打几份工不做“啃老族”
    赵鑫鑫毕业已经两年多,当初她拿着大学毕业文凭到处找工作。在学校各方面都很出色的她,却因为学校名气不够响亮而四处碰壁。最后终于在一家民营广告公司做了客户经理,其实就是每天拿着公司简介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地拉客户,公司常常无故加班不说,同事间相处得小心翼翼,还常常莫名其妙地受上司的气。不仅如此,上司还逼迫她穿着“暴露”地陪客户吃饭出游。辛苦一月下来,原本答应好的3000元薪水被左扣右扣,拿到手里只有2000元出头。终于,在一次被客户骚扰后,她炒了公司鱿鱼,孑然一身回到父母家。
    幸运的是,朋友介绍了一份短期工作给她,其实就是翻译。凭着英语专业八级的出色外语水平,她很快完成了这份工作,报酬是1000元。这件事情让她茅塞顿开,“为什么我一定要去公司就职呢?”于是,赵鑫鑫分别在几家翻译公司挂上了号,平时不用去公司上班,只要按时把公司交代的信件和文件翻译好交到公司就行了。这样的收入每个月平均在1500元左右。加上大学时候就做过家教,如今重操旧业,渐渐地,每周末也变得忙碌起来,有时甚至一天要赶两三个场子,教一个孩子60元,周末收入至少也有1000元左右。有时翻译工作太过清闲,她还会在晚上去酒吧驻唱,“别以为酒吧唱歌的人就很厉害,其实有时热闹比歌艺重要。”以前在学校常常主持晚会的她,现在更是如鱼得水,收入不菲还时有小费,每个月至少有1500元。忙里偷闲的她平日还会不固定地接手一些自由度较大的工作,比如做做婚礼主持人,一次报酬600元——1000元;在大型展会上做翻译,报酬一天在500元到1000元不等,虽然不稳定,但每月也是笔不小的收入。
    “和过去相比,我现在不仅多了2000元钱,生活也变得很有趣味。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也不用像那些白领一样想旅游还要请假,我自己给自己放假就行了。”赵鑫鑫谈起过去的生活,笑笑说。“但是我不会一辈子都这样打零工的,将来可能的话我想开一家翻译公司,或者展会公司。现在我还在学习日语,过一段时间可能去读MBA,想趁现在年轻,多学一点东西。”

■一半是“学生”一半是店主
    李天明是应届毕业生,年初考研失败,错过了求职的好时机。从一月份开始,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职位。不是工资太低就是人际关系太复杂,好容易在7月找到一家外贸公司,可是试用期刚到,却被人事部通知公司整体裁员,自然手起刀落的第一人便是他这个不用付补偿金的试用期职员。没办法,他只能在母校周边租个房子,天天到学校食堂吃饭,没事就去学校机房上网,晚上去学校大教室听讲座,周末和师兄弟们一起打游戏,甚至洗衣服都用学校的洗衣房。而维持生计的来源,则是他在网上开的卖化妆品的小店。
    李天明的女友是某大牌化妆品公司的BA,手上常常囤积不少大牌小样,加上常年的员工价,使他在这方面动了念头。李天明的强项高等数学这个时候派了用场,如何用最优惠的价格拿到最多的产品,再把这些产品分卖出去成了他大学时的主要经济来源,每个月多少也有近2000元钱的收入。对于大学生来说,这已经算是一笔巨款,算是同学中的“有钱人”。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尤其是当他被公司裁员之后,2000元只能勉强维持他每个月的日常消费。
    最让李天明痛苦的并不是经济问题,而是家人和朋友的关心让他有些难堪。过去的老同学如今都干着体面的工作,每次见面说起自己的生活,抱怨中带着几分炫耀;每次亲戚问父母自己现在什么单位工作,他们都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友想结婚,可是如何去见她父母,难道告诉他们自己的职业是在网上开店,卖的东西还是从他们女儿手中拿来的?为此,两人吵架不断,处于分手边缘。
    现在,遇到刚认识的人,李天明一律称自己在准备明年考研,“其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的目标,网上开店并不是我的最终理想,我还是想找一份正式工作,现在只能算是求职中的一个过程吧。”

■身兼数职的“宅女”
    刘女士的女儿小朴如今成了标准“宅女”。她也是应届毕业生,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刘女士觉得女儿对工作的标准像找老公一样高,所以在她没毕业时就说,“我就当你读了五年的大学。别着急,慢慢找,爸妈养你。”有了这样坚强的后盾,小朴踏上了“要当记者”的求职路。可惜的是,她白白贴钱在众多媒体实习了快一年,却始终没有一家媒体与她签约。
    一气之下,小朴开始了“自由职业者”的生涯,她上网写玄